见字如面

作者:刘胜 (石河子)         来源:石河子新闻网     时间:2018-11-23 12:04    浏览: 评论
 

人生很多纠结其实源于热爱,我和钢笔也是如此。
  上小学时,我们班上有人用上了水性笔,写出的字粗细很适中,还省去了墨汁四溅的烦恼。这支笔引来全班同学羡慕的眼光,我也梦想拥有一支水性笔。后来,我狠狠心买了一支,也拥有了顺畅书写的乐趣,但是,很快我发现得经常换笔芯。当时的我也没什么零花钱,没奈何,只得继续用钢笔,那时,我极度讨厌它。
  人生的吊诡就在于:很多事、很多人令你很厌恶,可最终你会发现,这些人和事会历练你、磨砺你,促使你成长,甚至会成全你。在和钢笔不情愿地相处了一段时间后,我惊讶地发现,我可以写出漂亮的钢笔字,甚至我的字常被老师夸奖,这居然成了我学生时代的辉煌记忆。
  毕业后,走上了工作岗位,写各种工作总结是免不了的。那个年代没有网络、没有手机,车间里一张报纸都鲜见到,也就没有什么范文可借鉴。我第一份的总结自然漏洞百出,被接连退回来4次,只好一遍遍重写。信纸撕了很多张,无辜的钢笔也不幸成了我泄愤的工具,被摔得身首异处。经过一番折腾,我终于摸清了总结的写作规律,到了第三年再上交总结时便基本能一次过关了。
  后来,我被调到单位的工会,自然少不了组织各类文体活动,于是,如同练钢笔字一样,我又经历了一次被磨砺的过程。征文比赛,我在一次次挠破头皮之后交出了自己的处女作;为完成每月一篇广播稿,我常常在阅览室一呆就是半天,只为搜寻好词好句;演讲比赛,几经推敲苦吟,我终于可以拿出朗朗上口的演讲稿。慢慢地,我的行文开始流利起来,写作能力终于升级了。
  任何破茧成蝶的过程都是漫长而孤独的,“红袖添香夜读书”只是对奋斗和成长的一种罗曼蒂克式的臆想。回想起来,在这些默默爬坡的日子里,依依相守的伙伴只有它——钢笔。
  一位同学曾经在帕米尔高原当兵,他告诉我,离开部队时,最舍不得的除了战友,还有一匹朝夕相处的战马。这匹战马是他巡逻的拍档,也是他倾吐乡愁的对象。战马驮着他走遍广袤的防区,战马的体温帮助他扛住了高原凛冽的寒风,这匹顽强无畏的战马仿佛成了帕米尔高原的象征。听了他的诉说,我想起张贤亮的《男人的一半是女人》里那匹听主人公诉说心事的大青马,是啊,钢笔也好,战马也罢,不都是无言的伙伴吗?
  可是,慢慢地,我和钢笔越来越远了。
  随着电脑走进千家万户,不管是办公还是家居,都可以“一键在手,畅通无阻”。手写文档不但过时,而且成了慵懒和效率低下的代名词;鸿雁传书只是斑驳不清的传说,曾经抵万金的家书早被短信、微信和QQ冲得不见影踪。不管是打印文章还是人际交往都越来越便捷高速,也就越来越难有钢笔的容身之地。
  记得语文老师曾经说过,中性笔没有笔锋,无法表达出“幽咽泉流”“莺语花底”“铁骑突出”等多般意境,而钢笔字是有生命、有灵魂的,它能表达作者的格调、情趣甚至是心境。《红楼梦》里有个情节令我难忘:宝玉命晴雯给黛玉送去两块旧帕子,对家境豪奢的宝玉来说,珍宝玉玩司空见惯,书中两人互赠礼物也不少见,唯独这两方旧帕让体会其意的黛玉“神痴心醉”地在旧帕上题了三首诗回赠。是的,信件和手札是有温度,有感觉的,能细致传神地传达作者的情愫和期许,正所谓“见字如面”,这不是直白冰冷的QQ或微信留言能替代的。
  有时,我翻看当年的日记,从或艰涩或顺畅或浅淡或深邃的笔迹中,可以隐约感受到书写时的心绪,这默默无言的钢笔竟记录了我少年时代的心路历程,字体真是神奇!这也让我悟到:纵然岁月飞逝如电,纵然时代奔涌向前,我们也不应该放弃手书。
  什么时候,我们能找回钢笔这个老伙伴呢?

 

编辑: 赵鹏        责编: 周丽         编审: 王海珊
【字体: 收藏打印
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